林海秋雪

                                                                                                                                                张斌

 

 

晚秋的一天,朋友邀请我上苏木山,正好我没啥事,就答应了。老实说,今年我上了十几次苏木山。但每次我对苏木山的山水、林木都有不一样的感觉。盛夏满坡满沟的苍翠、鲜花绿草,清澈悦耳的溪流;初秋层林尽染,万紫千红。踏着那蜿蜒十公里木栈道,从苍凉的古驿站走进幽静清凉的冰凌沟,顺着栈道木梯前行,可以直通走向乌兰察布之巅黄石崖顶峰的最近路口。然后登临绝顶,去极目远眺那连绵的万千气象。

苏木山许多景点背后都有古老美丽动人的历史传说,最值得你去探寻。苏木山的第一景,就是人们所说的“神女峰”,一入山口,两个相向而立依依惜别的人形巨石,把拓拔鲜卑先祖力微降临人间的动人故事定格在崇山峻岭之间。喇嘛洞里,我们凝视着章嘉活佛等大德高僧在“佛门”上留下的击掌印痕和下面的遒劲有力的石刻“佛”字。我猜想,如此锲而不舍,莫非难道他们要在喇嘛洞内开启佛门?还有那滴水洞内崖壁上留下的忽必烈创造的 “巴思巴”蒙古官方机密文字,能否佐证康熙大帝和他的金戈铁马在苏木山驻足?半山腰上惟妙惟肖的“情侣石”,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杰作,还是天神对地老天荒爱情的感动?苏木山究竟有多少美丽动人故事和传说值得我们去追寻?

思绪在游走间,苏木山已经到了眼前。抬眼望去,满目荒凉。如诗如画的松涛林海,此刻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往日的夏的碧绿娇艳,秋的辉煌灿烂不见了踪影。我不禁有些沮丧。时值中午,朋友见我一脸茫然,窃笑着说,咱们待一会儿吃饭,我先带你的到附近沟里看看。

 

                 荒沟里的仙境

 

这是一条人迹罕见的荒沟。沟内乱石嶙峋,两旁山坡上的植被比较洗漱。沟里的山风吹来,丝丝凉意袭上心头。往里走了一段,灌木渐渐多了起来,几颗绿色的云衫,还有灌草和白雪丛中,斜挂着颗颗寥落红果的刺枚,让我们觉得秋的脚步仿佛还没有走远……;再往里走,沟内山势也陡峭起来,沟内看见了涓涓细流。放眼望去,沟底冲积的草甸上还有片片没有融化的残雪。

白雪和泛绿的草坪碧绿相映。越往里走,积雪面积越大。朋友招呼我跟上往里走。我正疑惑没有路了吧,动作有些缓慢。朋友大声喊我,快一点!于是我又挪着往前走了几十步。哦,这里往西折还有一个沟口,里面的景象让我眼睛一亮,我不禁交出声来:哇噻!这里真是别有洞天呀。山崖全是竖着整齐排列的秀丽壁立的岩石,山崖脚下一股侵权哗哗作响。清泉两旁是处子肌肤般滋润的白雪。踏着柔软的积雪攀岩爬行而上,但见一处飞流直下的瀑布跃入我的眼帘。瀑布两侧古朴的山岩上,有排排状若美人玉指般的冰挂,还有披着片片如绢如沙的白雪。冰雪之间有一片像画上去碧绿在暗香涌动,仔细观察,原来是一片苔藓状的小草,在阳光下展示着生命的顽强。目光稍稍下移,山岩上有四五颗横斜着的狗尾草,挂着太阳光线,摇摇曳曳,好像是那位画家插在山间的几根忘记拿走的画笔。这些景致和倾泻而下剔透的泉流交织成一幅绝美的山水画。

岩石上的残雪有的像美人伸出的玉臂,有的像狰狞的怪兽,也有的像飘动的白云。攀着陡峭崖壁而上,我想近距离欣赏一下和聆听一下那神奇的瀑布。站在瀑布面前,偏西上网阳光从山缝里照射而来,云蒸霞蔚,恍若仙境。更让人叫绝和惊异的是,飞瀑和冰挂右下方岩石上面,分明看到安详地睡着一只洁白而美丽的北极熊。我以为是看花了眼,揉揉眼再看,像极了!原来山间覆盖白雪上网几块岩石缝隙间的血融化后形成了这样神奇的造新:有耳朵有鼻子有眼有嘴。两耳耷拉,脸庞清秀,双眼微闭,鼻子微翘,小口略翘,太微妙微翘了。我赶紧举起相机,把这美丽的瞬间定格了下来。再看那洁白而美丽的北极熊,它分明没有睡着,只是在躺在那里,浏览忘返,微闭双目,静静地听着这如仙乐般悦耳的飞瀑泉流。

 

                  林海踏雪

 

下山吃过午饭,朋友说我,别休息了,要不咱们上山踏雪去?今年山里已经下了第一场雪,特别美。我心想这家伙一定又有更好的去处。当即答应,走就走。于是我们几个一起向大山深处走去。

沿着逶迤的木栈道拾级而上,时而陡峭,时而平缓,一直通到大山深处。一开始我还觉得有些闲庭信步的样子,走了一段后随着海拔的升高,就觉的有些闲庭信步的样子,走了一段后随着海拔的升高,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我尾随在后面,顾盼着那峥嵘尽显的落叶松、白桦在白雪的映衬下,更显得伟岸挺拔。茫茫林海,漫漫雪原,深沉而凝重无际,蕴含生机无限。雾起山间,那满目的洁白如玉、晶莹剔透的树挂,把山林装点得如梦似幻,仿佛变成了童话世界。由于苏木山海拔较高,所降的厚厚而疏松的积雪整个冬季都不会化掉,像给苏木山盖了一床御寒的棉被,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沿木栈道进入凌沟景区,碧树白雪,冰雕玉砌。哦,深秋降临的瑞雪,那是上天赐予北国的独特美丽。

置身于此,我忘记了疲劳,疾步前行追赶已经到达顶峰的朋友。我喘着粗气和他讲,你把我提前带入美妙的冬季,带入了童话世界,勾起我对童年的回忆!此行真是不虚啊!

他说有感觉就行,问我要不要再往上走,前面可没有木栈道了。走!我跟着他,踏着一尺多深的积雪,攀着树干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向上爬行。沿途有十几颗嫩绿的衫松在银白的世界里显得格外耀眼。特别是路旁的一颗雪压着的翠绿的塔形衫松就像圣诞树一般伫立在林海雪原中。在积雪中穿行还看到有几颗折断了的松树,朋友对我说,那是让厚雪给压断的。我想,这就是松树的独特品格,压折了也不弯腰啊!

爬到山顶的时候,雪少得多了。没树的开阔地荒草萋萋。我仰视前方,草天相接,白云悠悠。难怪有哥云:“草能参天,云会醉!”这时的天空上有一架银光闪亮喷气式飞机自北向南飞去,飞机留下的白色雾带,瞬间把蔚蓝的天空劈成两半。我蹲在草莽间,出神地看着飞行的轨迹。此时,我好担心它把那美丽的玉盘击落。但是,顷刻间飞机就穿月而过,皓月依然高悬在天际。呵呵,我这天真的担心真是多余!哦,要不是登临绝顶,焉能欣赏到如此绝妙的奇景!

天色已晚,为了赶时间,我们只好抄近路下山。下山返回的路虽然不费力,但好难走啊!我们一直在林间雪窟穿行,因为坡陡,有时不得不像小孩贪玩一样坐下来滑行。裤子下端裤管冻得硬邦邦的。旅游鞋因为脚的温度,已经湿透了。这时我已经无心欣赏林间和天空的美丽,心里只有一个字“累”!不一会儿,我们返回到了半山腰的木栈道。这时可以拾级而下了。走了一会儿,感到腿关节疼的厉害!每下一级都是这样的感觉。开始还能坚持,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干脆倒着下台阶。终于挪到了山下,我喘着粗气爬进车里。

我和朋友说,哎呀,我今天可累到极限了。快要下山的途中,我有好几次快要坚持不住了,可我硬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这次登山,是我体力消耗最大的一次,但我觉得累的无悔,累的情愿!这样的极限运动快三十多年不曾有过了。这样感觉好多年每一偶过了!我想只要身体允许,时间允许,我每年晚秋登苏木山踏雪!因为此时的苏木山也有看不尽的风景,领略不够的万种风情!古人云,仁者乐山,于是乎。

 

选自《苏木山》2013年第1

友情链接: 中国教师书画院 正北方网 搜狐车会 中国旅游汽车网 行天下俱乐部 乌兰察布信息网
总访问人数:
备案号:蒙ICP备09002427号